【0708 花式考选】

作者:轩樟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魔帝在上:盛宠腹黑二小姐神秘老公夜夜来小说章节目录女剑仙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拐个王爷来生娃至尊特工三国之大汉崛起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明鹿鼎记最新章节!

    轮不到在都察院和大理寺任职的人也不必灰心?

    在场的人听见韦宝这么说,都觉得恶心,包括已经打算好了要买官的人。

    “你们可能觉得我是在唱高调,但我说的是实话,绝不是空话,更不只是为了稳住你们而说的官话。我虽然为官,却不喜欢说空话,说官话。你们最后无法留在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人,无非两种情况,要么是不舍得花银子,要么是信不过我韦宝,觉得要花银子,也不能花在我这里。主要还是信不过我韦宝!我说的没错吧?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五品官、从五品官、六品官、从六品官、七品官、从七品官、八品官、从八品官,还有九品小吏,到底值不值钱、你们都是本衙门的人,或者对本衙门很熟悉的人,不可能不清楚!我说的没错吧?从都察院和大理寺出去的官员,也同样是我韦宝的朋友,你们对都察院和大理寺有感情,我韦宝对都察院和大理寺也有感情,所以,大家从昨天下午开始的吵闹,我觉得没有什么,谁都有脾气,发发脾气很正常。”韦宝笑道。

    “韦大人啊,不管你怎么说,我们不买官,是不是就不能有位置了?”一名官员苦着脸道。

    “本来这种话,不应该在这里说的太明白!但我可以明确的说,你们到哪儿保住官位不用花银子?升官不用花银子?有银子,至少说明有这个实力,还说明信得过我韦宝!还有,不要因为光有银子就可以,还要看功名,看能力的!实在是连秀才功名都没有的人,实在是榆木疙瘩一个不开窍,没法胜任都察院和大理寺的差事,能要么?你们这上千名能在户部领俸禄的官员中,至少有上百人是实在不适合在都察院和大理寺做事的,我没有说错吧?这些人,你就算是想花银子,我也没有办法给你位置。不过,我会在你们离开都察院和大理寺之后给你们好评,方便你们以后设法跑一跑道录司、僧录司、鸿胪寺、上林苑这一类衙门的官,我知道,你们要官,主要为了让家里有面子,人尽其用,放在更适合的地方,可能会有更大的用处!”韦宝诚心诚意道。

    要说这里,有智商缺陷的人,肯定是没有的,在任官员,至少都是举人以上的功名,到了举人这个级别,可能有书呆子,却不会有低智商的人,这些人放到现代去,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文学博士以上水平好吗?

    韦宝感觉自己把该表述的都表述说清楚了,没有再接着动员。

    大理寺和都察院大院内的人,没有什么反应,没有出现韦宝盼望的踊跃买官场面,也没有再出现跳起来跟他吵架打架的人。

    沈和哲沉默,犹豫,考虑要不要找韦宝要官,因为韦宝刚才说了,只要是认为有能力,却没有能力的人,都可以找他谈,他不知道韦宝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又怕韦宝说他没有能力,抹不开面子。

    昨天跟着东林御史沈和哲,闹的比较凶的东林官员郑秀华,阉党官员徐尚景,他们闹归闹,但是并没有忘记本来的属性。

    东林党和阉党向来是水火不容,在任的在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东林党官员和阉党官员,其实彼此都很清楚对方是哪一边的人,平时是不说话的。

    但这时候,徐尚景却主动对郑秀华说话了。

    “现在怎么办啊?刚才他说有我们的罪证,昨天吵闹的人不少,偏偏抓住我们不放了。”徐尚景道。

    郑秀华微微一怔,没有想到徐尚景会主动和自己说话,四周看了看,生怕被别的东林党官员看见,然后才轻声对着地面道:“咱们确实不该当出头鸟!我感觉他主要还是要银子!刚才他不是说了吗?只要拿的出银子,又觉得自己的本事能胜任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事,都可以去找他!大不了认个错,官场上这算什么啊?”

    “也是。”徐尚景也学着郑秀华的样子,对着地面道:“我不是没有银子,也不是不好意思认错,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不管是都察院的御史,还是大理寺的评事,我都没有问题!我主要是不甘心,凭什么我们已经是有官位的人,还要花银子保住位置?而且,我也不放心这个韦宝,现在是魏公公的天下,这个韦宝是不是魏公公的人还不知道呢,把银子给他,不知道有没有用。”

    “什么是魏的天下?你不看看朝廷官员里面有几个不是我们东林出来的官员!”郑秀华顿时不高兴了。

    “行行行,郑大人,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徐尚景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那你觉得他是东林的人吗?更不可能吧?”

    徐尚景和郑秀华两个人都一致的用了‘他’这个字代表韦宝,即便是私下小声说话,也没有敢直呼韦宝的名字,却也不甘心叫韦大人。

    这就是两个人心思的微妙之处。

    郑秀华没有吭声,沉思着抬起头,看向了各个官厅。

    那些被韦宝叫走的人,真的在忙碌,而且不像是瞎忙,真的在认真整理各个卷宗。

    他们甚至将之前所有的卷宗都整理好了。

    “奇怪,他们不像是装模作样!”郑秀华冷冷的轻声道。

    “是啊,如果他真的有很大的靠山,真是不好办。”徐尚景叹口气道:“他可是陛下御赐官爵的人,陛下登基四五年了,总共也没有给几个人御赐过官爵,屈指可数!听说他是东李娘娘的弟弟,东李娘娘又是将陛下带大的人,这一层关系非同小可,搞不好,陛下真的看上他了。”

    “不错,的确很麻烦!”郑秀华点头道。

    两个人都很想谈一谈是不是要花银子了,可谁都没有先开口。

    这个上午,韦宝又卖出去一百多个官位!

    都察院和大理寺七品以下官位基本都卖空了。

    有很多新科进士想买一个正七品官位,都没有被批,韦宝卖的,多数是给衙门的子弟。

    当然,韦宝也是好言对那些新科进士们说的,说以后还有机会,一次性都安揷进入都察院和大理寺,目标太大,以后他会设法给他们安排到其他衙门,甚至是六部,内阁中书舍人这些要害部门去。

    新科进士们低声谈论,都很惋惜,在任官员们都竖起耳朵偷听,这些话,对他们的影响更大。

    好些在任官员都处于崩溃的边缘,毕竟,剩下来的大部分是正七品官位了,卖一个就少一个,他们预估,还剩下不到150个位置。

    七品以上的,六品官和五品官,更是稀缺的要命的资源。

    不少人想买六品官和五品官,但价钱太高,又怕韦宝不顶用,银子出去容易,再想后悔就难了。

    “李大人,你说最后会有那么多人买不到官,他们会甘心吗?我只怕等到今天散衙的时候,买不到官的官员们还是要集体闹事的。”郭文亮对李利民道。

    李利民冷冷道:“做都已经做了,你后悔了?做你的事情吧!”

    郭文亮抿了抿嘴,心说你就不怕吗?

    到了中午的时候,韦宝又安排了几个找他的东林党清流官员。

    这一来,绝大部分人的内心都崩溃了,因为这些东林党清流平时是怎么待人处事的,他们都很清楚,这些人自认为是清流,一般都清高的很,不结交官员,不收受贿赂!

    韦宝肯给这些人官职,肯定是没有收钱的。

    看样子,韦宝还真的没有说大话空话,他真的不是只看重银子,也看重能力的。

    当然,十多名清流东林党,韦宝只安排了6人,甚至还为一个正七品御史升官了,直接给那人改换衙门,弄到大理寺衙门当了一个从六品寺副,这个消息更爆炸。

    剩下来的没有被韦宝安排的东林党清流们,韦宝好言相劝,表示很欣赏这些人的人品,会尽快提请内阁为他们重新安排差事,不是他们做的不好,而是他们做的很好,只在都察院出任御史,或者在大理寺出任评事,太委屈他们。

    这些人是不容易说动的。

    而且,韦宝之所以不给这剩下的13个东林党清流安排官位,就是不想让他们留下来继续形成一股势力,这些成天啥都不做,尽是顾着与阉党争斗。

    其他被韦宝安排的六名东林党清流,是韦宝觉得可以转化过来的,就算转化不了,只剩下个位数,作用和力量都会小很多。

    不被安排的人当中,肯定包括了那个带头闹事的沈和哲。

    “沈大人,咱们谈一谈吧。”把那十来个东林党劝走之后,韦宝主动找到了沈和哲。

    沈和哲冷冷道:‘谈什么?难道韦大人会给我这样的人安排位置?你是不是也要向对他们说的那样,对我说要以大局为重,不要再与阉党斗下去了?不可能!我是内阁任命的都察院御史,内阁朱延禧大人是我的老师,除非陛下下圣旨不让我在都察院为官,否则,我就是死也要死在都察院衙门。只要看见阉党为祸,我就不会不管!还有,你公然买官卖官,我也一定要弹劾到底!’

    韦宝见这家伙情绪这么激动,暗忖怕是没有什么谈的必要了。

    “你有没有想过关外的建奴有一天会做大?你有没有想过魏系不是你们想清除就清除的?”韦宝低声道:“说句你不爱听的,你觉得自己做的对的事情,可能对朝廷一点帮助都没有!”

    “你放屁!你公然买官卖官就对朝廷有帮助了?阉党只是大太监带着小太监贪就行,小太监再带着一帮阉党官员贪污,弄的整个大明乌烟瘴气,不扫除这些歪风,能行吗?”沈和哲不理韦宝转移话题的功夫:“你不就想说我们东林也出了很多贪官吗?想说我们不做事吗?”

    “的确,你没有说错!你们当中大部分人和魏系没分别!大明要的是办实事的人,而不是要一堆说空话的人。”韦宝道:“你如果不服气,我可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你,你有能耐把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人事都安排好吗?只要你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办法,我这就上奏本,请陛下将我都察院经历司经历官和大理寺左寺丞的位置让与你。”

    沈和哲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他也的确想不出什么法子,这种人,只会嘴炮。

    韦宝觉得,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又道:“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你沈大人就只会反对,是听不进去的!但我认为,你这样的人,最应该去的,其实是辽东,你有本事就到建奴的地盘上领着一帮汉民开府设镇!比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有意义的多!我会在对你的评语上位你申请!”

    沈和哲盯着韦宝看,似乎不相信韦宝会这么做。

    韦宝微微一笑:“人无信不立,我说过的话,都做到了!就算做不到,我也不会忘记,写评语上奏本为你请官这事,我绝对做得到!”

    韦宝说罢,牵着沈和哲的手到了官厅外面。

    沈和哲想甩开韦宝的手,可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却手无缚鸡之力,完全没有韦宝这个十来岁的人力气大,这让他很震惊。

    韦宝看上去也不像很魁梧的样子啊?不知道韦宝想干什么?想当着众人的面揍自己一顿,竖立威信吗?

    韦宝到了大院外,放开了沈和哲。

    “现在还剩下144个官位,今天下午肯定能定好人!”韦宝大声道。

    众人一听韦宝说话,都站着面对韦宝,不知道韦宝又要搞什么,还没有落实官位的人都要崩溃了,他们心急如焚,他们知道韦宝没有吹牛,官位真的已经不多了。

    不等众人发泄不满,韦宝紧跟着道:“不要说我不给大家机会!我之前已经过过,没有银子,但是自己认为自己有能力,可以到我这里毛遂自荐,来的人,我基本上都通过了,少数没有通过的,不是觉得你没有能力,而是我觉得你适合更合适于你能力的衙门!我之前本来想以我个人的看法决定你们所有人的去留,但我现在觉得这并不稳妥,我没有资格说你们任何人适合不适合。所以,接下来的这144个官位,我打算让你们剩下来这些没有官位的人自行投票决出!你们还剩下1800多人没有位置,你们彼此都认识,大概熟悉,就算不熟悉,也对彼此的能力有所耳闻!所以剩下的这144个官位,让你们剩下来这些没有官位的人自行投票决出!前100名,可以获得优先32个五品官和六品官的机会,前500名可以优先获得正七品官的机会!正七品以下官位,已经全部有人!大家自己投票出来的人,自然是大家广泛认可的人,我希望你们抛开东林,或者非东林人的成见,只按照人品和能力投票,人人都有机会。”

    众人不清楚韦宝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他们不得不佩服韦宝,这一点的确挺公平的。

    “韦大人,投这个票有什么用?是不是前500名的人就不用花银子了?”有官员问道。

    “花银子,为什么不花银子?”韦宝笑道:“投这个票,是说前100名,可以获得优先32个五品官和六品官的机会,前500名可以优先获得正七品官的机会!500名以外的官员,我就基本上不考虑了。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你们觉得公平,你进不了前500名,不至于留遗憾,谁让你们之前不赶快呢?另一个目的是真正选出有才干的人,获得票数多的人,至少说明人缘好。人缘好,本身就是能力,这是不记名投票,公开唱票,最公平。”

    “可获得了前500名又怎么样?很多人都不打算买官!你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要买官。”沈和哲冷冷道。

    韦宝微微一笑:“我没有逼大家,如果前500名官员还是挑不出144个七品官、六品官、五品官,那就扩大范围,前1000名!”

    沈和哲不说话了,暗忖这个韦宝,一肚子的坏水,阉党最坏的官也没有这小子坏,这小子哪天长了大权还得了?只控制都察院和大理寺已经这么坏?

    不过,恨归恨,沈和哲与所有官员一样,都认为韦宝此人确实是有才干,只要能熬到正四品以上的官阶,未来前途无可限量!

    “给每个人发纸条,毛笔轮着用。”韦宝对林文彪道。

    这事简单,林文彪一招手,便有差役去做这些事。

    “大家都坐下,不要互相看人家写的是什么。”韦宝大声道:“排名500之外的人也不用有什么负担,这次的排名,与我给诸位写的评语无关。”

    很多人不想参与,但又不敢不参与,就算不在韦宝手里买官,也不敢轻易得罪韦宝,只有三四十人的态度很坚决,当场撕掉了纸条,以示决心。

    三四十人无关大局。

    投票,唱票,计票,速度很快,一个时辰就全部完成了。

    得到了前500名的人大都是开心的,这是一种肯定,能被同僚肯定非常难。

    只是得票普遍很低,第一名也不过得了二十来票,第一百名得了12票,很多人的票数是相同的。

    第五百名只得了3票。

    韦宝虽然没有想到得票普遍这么低,但也没有很意外,文人相轻,更何况都察院和大理寺这种衙门都是动嘴巴的人,更是相轻的厉害。

    他开始说了投票的两个目的,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目的,韦宝没有说,那就是这种投票,可以更好的堵上那些没有获得官位的人的嘴巴!大家都参加了投票,你投票那么低,怨得了谁?

    投票进入前500名的人的骄傲心理,也是韦宝所需要的。

    这是变相的促销,他没有花费一点成本,就让这500人感觉与其他1300多人不同,有点高人一等的感觉,平白无故多了一个机会,能优先获得七品官、六品官、五品官的购买机会。

    让韦宝没有想到的是,带头闹事的东林党清流沈和哲居然获得了第一名!他一共得了29票之多!

    现在都察院和大理寺众人当中,已经没有多少东林党了,这说明,很多中立派给沈和哲投了票,此人的确有骄傲的本钱,他的能力是被认可的。

    而且,被韦宝排斥在安排官位之外的十多名东林党清流官员,全都进入了前100名!

    这让韦宝很为难,这些人又是刺头,又没银子啊!

    但这件事也给了韦宝很大的触动,不管什么时候,清官总是被人尊重的。

    就算这1800多人当中大部分都是贪官,但并不妨碍贪官们将票投给清官,可能这些人当中的许多人还被沈和哲这样的人弹劾过。

    “沈大人,你如果不想在都察院,我还是那句话,我会为你写奏本,申请外放地方官给你,以你的能力和声望,至少是一个五品知府。”韦宝道:“但如果你执意要留在都察院,我现在就可以宣布你留任御史一职。”

    沈和哲吃惊的看着韦宝,没有想到韦宝真的不用银子,也肯为自己保留官位。

    韦宝见沈和哲没有说话,叹口气道:“沈大人,时间不多了!你再不回答,我当你放弃了!你可知道?你不用花一分银子,我却私人要为你贴5000两纹银!”

    韦宝的官越卖越贵了,水涨船高,七品官原来说是3000两纹银,现在早已经涨到了5000两纹银。

    沈和哲仍然没有说话。

    韦宝笑道:“你可以放弃,但我要告诉你,放弃之后,不再捣乱还没有什么,再试图捣乱,我一定弹劾你意图行贿上官!”

    沈和哲瞪大眼珠子盯着韦宝,“我意图行贿上官、我行贿过谁、”

    “我!”韦宝说着,将一锭5两的大纹银丢在了沈和哲的脚下,“这就是你行贿我的贿银@”

    “你!”沈和哲几乎要被韦宝逼疯了,他弹劾了不知道多少人行贿,结果,居然有朝一日会轮到自己、他万万想不到韦宝这么卑鄙,会诬陷自己。

    韦宝微微一笑:“我也是没有办法!还有,刚才没有参与投票的,也都将被弹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