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临江城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林龙很快就来到临江城中,随后就是落到了临江城中的一条巷子里。

    定颜树自然不在这巷子里,而是在临江城最中心的临江山中。

    林龙之所以不去那里是因为那临江山长有定颜树的地方有一个较为强大的符文法阵存在。

    梁家虽然势力不大,但几辈子的努力都是用在守护定颜树的符文法阵上,所以,这符文法阵并不是一般的符文法阵能比的。

    当然,以林龙现在的实力,花费一定时间和功夫还是能破解那符文法阵的。

    只是这样一来,发出的响动声必然惊动到四周的人,到那时候如果被人发现那山中有定颜树就不好了。

    毕竟这定颜树的果实有限,而且又不能移走,一旦被人发现就会引来很多强者,这不是林龙想看到的,所以,他自然是想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拿到定颜果。

    梁家虽然有定颜果,但也只是梁成路以及那么几个长老知道而已,其他人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而林龙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这里住着梁家的一名长老,这名长老身上有一块令牌,如果跟林龙从梁成路身上拿到的梁家家主令牌放一起的话就能直接打开那守护定颜果的符文法阵,不用林龙费心思去破解,不用惊动到旁边的人。

    这名梁家的长老姓陆,虽然是梁家的长老,但很少到梁家里面去,平时看起来也就像是一个普通老人,周围的邻居根本就不会想到这样一名老者会是梁家的长老。

    林龙很快就来到这陆长老所住的院子,这院子很普通,看起来很安静,门外甚至是一个人都没有。

    林龙上前敲了敲门,半晌后,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一张年轻的脸从门缝里探了出来,看到林龙后就是问道,“你是谁,请问你找谁?”

    “我是陆老的远亲,有些事来找他,不知道他在不在。”林龙淡然一笑道。

    “陆老不在。”那年轻人立即是这般道,“你请回吧。”

    “我记得没错啊,陆老不是就住在这儿的吗?”林龙皱了皱眉头道。

    “我说不在就不在,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走!”那人脸色顿时是一冷道。

    说着,更是推开门站了出来,想立即把林龙赶走的模样。

    在对方推开门的这一瞬间,林龙看到里面不远处站着一名中年人,那个中年人正朝着这个地方看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名中年人直接是朝着这年轻人呵斥道,“陆羽,是陆老的远亲,你怎么就把人往外赶呢?”

    那年轻人一愣,然后反应很快地道,“我只以为他是个骗子。”

    “快让人家进来!”那中年人沉声道。

    那陆羽当即不再拦林龙,而是打开门让林龙走了进去。

    “小兄弟,不知道你叫什么,来自哪里,跟陆老是什么关系?”进到里面,那中年人当即是打量着林龙道。

    这个片刻林龙发现里面依然静悄悄的,看起来似乎就是这两个人而已。

    不过,以林龙强大的神念很容易就发现周围隐藏着几名实力不错的武者。

    似乎有些不对劲,林龙在心中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我叫林立,来自龚江城的木然村,我母亲的外公是陆老的表兄弟。”林龙开口道。

    龚江城虽然名字里也是有个江字,但距离临江城却是比较远的。

    “这是什么关系?”听林龙这么说,那陆羽不由得一愣。

    “原来是林小兄弟。”那中年人点头,然后问道,“那你来找他有什么事呢?”

    “我们老家发生了一些事情,日子过得并不好,所以母亲就让我来临江城投靠陆老……听说陆老在这里很有钱……”这么说着,林龙边是羡慕地打量着四周,这院子看起来虽然普通,但在临江城也已经很不错了。

    “这样么,那你先在这里住几天吧,等陆老回来我再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中年人笑道。

    “不知道您跟陆老是什么关系呢?”林龙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道。

    “我只不过是陆老的一名手下罢了,我叫展飞。”中年人又是笑道。

    “原来是展叔叔。”林龙一副乖巧的模样道。

    “陆羽,找间客房让林小兄弟住下。”中年人当即是这般道。

    “小兄弟,请随我来。”那陆羽对林龙这般道,随后就带着林龙左边客房的方向走。

    也就是这个时候,林龙发现身后那个中年人突然是动手了,不只是他,其他藏在暗中的几名武者也都同时动了手。

    他们都在同一时间朝着林龙一掌袭来。

    这几人最强的两个人只不过是武霸境中期的武者罢了,林龙怎么可能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在他们的掌劲即将袭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一掌还了回去。

    “砰砰砰砰……”

    只听得这样几声,那几人直接是被林龙重伤袭倒在地上。

    那陆羽见势不妙,赶紧是往着外面疾奔,但他才刚刚迈出那么一步,林龙的掌劲已经是赶到了,直接是一掌把他击晕在地上。

    制住这几个人之后,林龙直接就是走到了那中年人面前。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那么厉害?”自称是展飞的中年人一脸惊讶地道。

    他原本觉得林龙最多也就是武霸境初期的水平而已,虽然实力看起来比他们低,但为了不出意外,他还是让躲藏在暗中的另外几人同时出手。

    哪里想到林龙的实力根本就是比他们强得太多。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想问你,你们是什么人?”林龙冷声道。

    刚才的这一段时间,他已经看出这些人不是梁家的人,更不是那陆长老的手下。

    “我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告诉你!”中年人冷哼道。

    “哦,我不怕你不告诉我。”见对方如此,林龙不由得一笑,然后直接是在对方身上施下几个禁制来。

    这几个禁制下去,被折磨一番之后,这中年人哪里还不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林龙。

    果然,跟林龙猜测的一样,这几个人并不是梁家的人,而是旁边钟江城王家的人,王家势力比梁家大得多,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的。

    再由于梁成路莫名失踪,梁家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目前为止,他们似乎已经是把梁家全部拿下了,不过由于时间短,为了防止梁家还有什么势力,他们才是依旧待在梁家的各个地方,假装梁家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等如果真有什么梁家另外的人来找的话,他们立即就会痛下杀手。

    之前那陆羽之所以一开口就想把林龙赶走,只是因为觉得林龙实力不怎么样,不把林龙放在眼里而已。

    中年人展飞却是感觉出林龙实力不弱,才是把林龙放进来。

    再然后就发生刚才那样的事情了。

    听出大概,林龙当即是问道,“你可知道,你们王家为什么要对梁家动手?”

    林龙觉得对方应该是因为定颜树动的手,但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梁家的人都已经守口如瓶这么多年了,附近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临江城中有一棵定颜树。

    林龙只以为对方会知道,哪知道对方却是摇起头来,“家主并没有说为什么动手。”

    既然对方不知道,林龙也就不会问下去了,当下就是道,“梁家这陆长老呢,现在人在哪儿?”

    如果对方真是为定颜树而来,而且逼问出陆长老手上的令牌,然后已经去临江山拿那定颜果就麻烦了。

    “陆长老现在被关押在梁府的地牢里。”展飞老实道。

    “那你们可是从他身上逼出了什么东西没有?”林龙又问。

    “没有。”展飞摇头道。

    听展飞这么一说,林龙不禁松一口气。

    当然,事情是不是真这样他还要找到陆长老才知道,毕竟陆长老离开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谁知道在这段时间里王家家主是不是从陆长老身上拿到了那令牌。

    一掌把对方击晕,然后把对方几人关在一间房子里后,林龙就直奔梁府而去。

    以林龙的实力,很快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入到了梁家的地牢里。

    在地牢里,林龙见到了那陆长老,这陆长老居然是被关在一个单独的牢房里,倒是让林龙省掉了不少麻烦。

    “公子您是来解救小老儿的吗?”见到林龙突然是出现在地牢里,陆长老立即是欣喜万分道。

    这陆长老年约七十,年纪本来就大,再加上这段时间明显被折磨,看起来憔悴不堪。

    “如果你把我需要的东西给我,我可以放你出去。”林龙淡然一笑道。

    “你想要什么?”听林龙这么说,这陆长老立即是觉得不妙起来。

    “自然是要进入临江山那个符文法阵的令牌。”林龙直接是道。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梁家有定颜树,又怎么知道我手上有令牌?”一听林龙这样的话,陆长老不禁是说道。

    要知道,就算是那王家家主也不知道他手上有令牌啊,否则的话,肯定是更为残忍地折磨他。

    “我是谁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你只需把那令牌给我即可。”林龙道。

    “不行,我是梁家的人,我死也不可能会把那令牌给你!”陆长老直接是摇头道。

    稍微一顿他又是道,“更何况,单单是我的令牌也不可能进入那符文法阵中,只有再得到我们梁家家主的那块家主令牌,两块令牌合二为一才能进入……至于我们梁家家主,早就不知道去了何处,他的令牌你是根本得不到的,所以你就死心吧。”

    他说这样的话自然是为了绝掉林龙心中的念头,因为就算是他们,花费了那么多天也没有找到梁成路,所以自然不认为林龙能找到梁成路了。

    听他这么一说,林龙不由得一笑,然后把从梁成路那里拿到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

    “你看这是什么?”扬起手中的令牌,林龙说道。

    “这是家主手中的令牌,也就是我们梁家的家主令,你是从那里得到的?你可知我们家主现在在哪儿?”看着这块令牌,陆长老不禁是连声问道。

    “你们家主已经死了。”林龙淡淡地道。

    “你……说谎。”陆长老不敢置信道,由于林龙丹田录隐匿气息能力的原因,他感觉不到林龙的实力,所以根本就不相信林龙能杀死他们家主。

    “废话少说了,告诉我那令牌的所在。”林龙又道。

    “不可能,我是不可能告诉你那令牌在哪的。”陆长老咬牙道。

    林龙懒得再跟他废话,直接是在他身上施下禁制,那么一会之后,陆长老只能是把那令牌所在一五一十地告诉林龙。

    那令牌并不在这陆长老身上,而是在陆长老那院子里的一间房子里。

    逼问出这些,林龙就听到地牢上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外面的人发现情况不对。

    林龙当即是走出地牢,果然,一走出地牢,立即是有那么七八个人从四面围了过来。

    “你是何人?”一见到林龙,他们立即是大喝起来。

    林龙直接就是一掌朝着他们袭去,这些人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是武霸境后期而已,所以他哪里会放在眼里。

    一掌袭去,其中的几个立即是被他击飞了出去。

    “大家一起上!”

    见林龙强大,这些人赶紧是一拥而上,结果自然都是被林龙放倒了。

    解决掉这些人,林龙当即是离开梁府,朝着陆长老的院子疾奔而去。

    很快,他就回到了陆长老的院子,然后在那间房子里的一块砖头下找到了那令牌。

    那令牌原本自然是在陆长老身上的,不过发现有人来袭之后,陆长老灵机一动把它藏了起来。

    得到这块令牌,林龙直接就是前往临江山。

    他可是担心有可能知道梁家秘密的王家的人已经是开始强攻那符文法阵。

    毕竟,梁家知道秘密的可不是那陆长老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