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朴相师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谢老人家。”

    这么说着,林龙等人当即是走入眼前的废墟中。

    在这废墟中搜索那么一阵子之后,霍正诚、李逸明等人都是先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的神念虽然都不错,但并没有从这废墟中发现些什么。

    让他们松一口气的是,他们是出来了,但林龙依然还是在里面。

    或许林公子真能发现些什么,他们无不是在心中这般憧憬着。

    但让他们郁闷的是,那么一会之后,林龙也是从里面出来了。

    “林公子,没发现什么吗?”最为着急的李逸明当即是上前问道。

    “没发现什么。”林龙摇头。

    他虽然没发现什么,但却隐约觉得里面有些不同,究竟不同在哪里一时半会却是弄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他打算先出来。

    不过,这样的不同他却没有告诉李逸明等人。

    “老人家,暂且告辞了。”随后,林龙对着那老者道。

    暂且两个字让那老者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但这样的变化一闪而逝,即便霍正诚等人也没有注意道。

    出了废墟,霍正诚不禁是道,“这太一宗难道真没有什么跟那太一符文有关的东西吗?”

    “不一定。”林龙这般道。

    “难道公子您有所发现?”李逸明不禁是喜道。

    “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同,去问问之前的那名相师或许能找到些什么线索。”林龙这般道。

    “是啊,我们倒是忘记了刚才那相师。”一听这样的话,旁边有人不禁是道。

    “只是,那相师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能耐啊。”有人则是嘀咕道。

    “那公子我们去找那相师问问看,或许真能发现些什么。”李逸明不禁是道。

    现在他哪里管对方有没有能耐,只要给他一丝希望他都不愿意错过。

    “我正有此意。”这般说着,林龙就带着一干人朝着山下走去。

    之前那高公子落荒而逃的时候林龙早就让人不动声色跟在对方后面,所以他们很快找到那几人的所在。

    那几人并没有远离这太一山,而是在太一山山腹的某处,跟林龙之前猜测的一样,在太一山大兴土木的就是这高家的人。

    此时,高公子那些人所在的地方是一处修建好了的楼宇。

    见到林龙等人来到楼宇之外,那高公子就是带着一群人走了出来,然后冷笑道,“啧啧,居然还敢来这里,还真以为我高家没人了?”

    看对方这样子让林龙不由得一笑,很显然这高公子是找到强援。

    让他微微心安的是,那相师现在也是站在对方身后,并没有不知所踪。

    “这位公子,我们只是想跟你手下的相师谈一谈。”这个时候,李逸明站出来道。

    虽然不喜这高公子,但他毕竟有求于对方,所以自然是放下身段。

    哪知道那高公子脸色立即是一冷,“你们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想找我们高家的大师!”

    “小子,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啊!”林龙这边的一人立即就是冷笑起来。

    这人是紫阳宗的一名长老,见得自家宗主受辱自然是愤怒。

    “啧啧,有本事你来啊。”那高公子得意笑道。

    哪知道他话音刚落,一人立即是如同大鹏展翅一般朝着他袭去。

    吓得他赶紧是往后疾退,他身后的两人赶紧是闪身拦在他面前,同时一掌袭向林龙这边冲过去的人。

    只是,掌劲击实后,高公子那边的两人直接就是被一掌击飞,很显然,高公子那两人的实力相比林龙这边的这人实在是太弱了。

    出手的这人是阳宁岛的一名长老,把对方两人击飞后的他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就这么站着,冷冷看着高公子一行人。

    很显然根本就不把眼前这一群人放在眼里。

    这样子的情形让得那高公子的其他人哪里敢动,因为刚才那两人已经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了,哪里想到居然不是对方一合之敌。

    那高公子也是吓得脸色惨白,他的这两名手下是他回到这里之后刚刚叫来的两名强援,比刚才在山顶的那些人强多了,本来以为叫来这两人之后就能报仇,哪里想到依然是连对方的其中一人都比不过。

    而要知道现在对方出手的这一人还不是刚才出手的人啊。

    看出差距的他哪里还敢叫嚣啊,赶紧是对那相师喊道,“大师,这些大人找你有事你赶紧过去。”

    “不知道诸位大人有什么事?”那相师赶紧是走出来,然后对着林龙等人道。

    “我家公子想要知道一些相学上的事情。”魔门的一人道。

    难道这些人都是这少年的手下吗?听得这样的话,高公子这边的人无不是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原以为林龙这一群人的带头人应该是霍正诚,哪里知道会是林龙这样一个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强的少年。

    这怕是某个大势力的公子吧,高公子不禁暗自抹了自己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如果不是某个大势力的公子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这么强的手下啊。

    “原来是这样,那在下荣幸之至。”那相师赶紧道。

    “随我们来吧。”林龙这时候道,说完,他转过身,沿着原路返回。

    那相师赶紧是跟在他的身后。

    霍正诚等人也是紧跟在林龙身后,虽然他们不知道林龙要去哪。

    林龙来到之前废墟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那相师道,“大师,之前听你说这废墟里面有暗室,可是真的?”

    “公子,您叫我大师我可是不敢当,以后您就叫我朴相师好了。”这相师赶紧是道。

    稍微一顿他又是道,“究竟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确定,我之所以知道这里有暗室是因为我是用师传的相术推演出来的,我师父临终前告诉我,这太一宗的遗址里面还有着宝物,只要我用他传给我的相术就能推演出宝物所在。我虽然学了他的相术,却只是学得皮毛而已,为此更是对他所说的宝物上了心,所以,在稍微有点能力之后我就开始用他传的相术在这附近推演,希望能找到那宝物所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里花费了三十来年之后我终于在今天推演出来这遗址里面隐藏着一个暗室,但无论我怎么找都没办法找到暗室入口。我能力有限,为此就找上了高家的人,高家的人随后也倾尽全力寻找,但依然没能找到。”

    “就在我觉得自己很难找到那宝物的时候,我的相术又是有了一丝进步,再然后,我就推演到了一点,那就是一直守护那遗址的老者知道那暗室入口,就这样,我就带着那高公子等人来到遗址处,希望那老者能给出答案,却不曾想遇到了你们。”

    “是这样么,那你可能当着我们的面展示一下你的相学?”林龙当即是这般道。

    “当然可以。”朴相师赶紧是道。

    说着,他直接是盘着双腿坐在地上并紧闭起自己的双目来,随后,他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那么一会之后,他突然是双目发直起来,并转过身面对着太一宗遗址方向,似乎看到那个方向有什么东西一般。

    但他很快又紧皱起眉头来,片刻之后,他突然是用手指在地上划着什么。

    看似划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但等他画完,林龙等人发现他所画的明显就是一个八卦图。

    也就是这个时候,朴相师突然是低声喊道,“就在那个方向,就是那名老者!”

    等喊完这句话,他突然是睁开眼,然后整个人也是恢复了正常。

    虽然是恢复了正常,但他整个人看起来一下子就憔悴了很多。

    “公子,这就是我的相术,只是学得不精,只能隐隐感觉到之前我所说的东西。”朴相师随后苦笑道。

    “你这不是相术,而是预言术!”这时,旁边的潘易突然是道。

    “不知道这位前辈何以如此说?”朴相师不禁是有些疑惑道。

    “因为我就是预言师。”潘易这般说道。

    “您是预言师?”朴相师不禁是睁大了眼睛,他根本就没想到啊,因为潘易之前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武者罢了。

    不只他想不到,霍正诚、李逸明等人也都没想到,他们也都是惊讶地看向潘易。

    他们甚至有些不相信,因为这个世界上的预言师太少了,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

    “那大师您怎么称呼?”随后,朴相师欣喜道。

    他一生中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见到一名预言师,现在有这样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你让他怎么不惊讶。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讳,你只需告诉我,你刚才默念的那些符文术语,这样,我就有可能用你这预言术推演出什么来。”潘易这般道。

    “那真是太好了。”朴相师不禁是道。

    随即,他就是把自己的符文术语说给潘易。

    听完之后,潘易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林龙和其他人道,“我希望除林公子外,所有人都能回避。”

    听他这样的话,霍正诚等人不禁是看向林龙。

    林龙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霍正诚等人当即是往后退,那朴相师不禁是着急道,“大师,难道我也要离开吗?”

    他自然是想看潘易施术的过程。

    “你也要退。”潘易道。

    “那好吧。”朴相师无奈道。

    “不过,你放心,你其实已经是踏进了预言师的门槛,只要用你师父传的预言术再努力,有一天终究会成为一名预言师。”潘易突然是道。

    “真的吗?”朴相师不敢置信道。

    “我从不说假话。”潘易一脸严肃道。

    “那太好了。”朴相师欣喜若狂道,虽然他也是五六十岁了,但现在却是像个小孩一样蹦跳起来。

    随后他也是离开了,留下林龙和潘易两个人。

    “公子,现在可以开始了。”潘易随后看向林龙道。

    “不急,先把一颗这种丹药服下。”这么说着,林龙从身上拿出一瓶丹药递了过去。

    这瓶子里面装着三颗看起来晶莹剔透的丹药。

    这是一种养神丹,他之前给阴罗宗的预言师吴青炼制的,现在只剩下那么三颗。

    “谢公子了。”潘易赶紧接过。

    随后就是打开瓶子拿出一颗丹药服下,一经服下他立即是感到神清气爽。

    等药力被彻底吸收后,他就开始默念起一段符文术语来,赫然是刚才那朴相师默念的符文术语。

    潘易也是像朴相师那样盘坐在地上,眼睛也是闭着的,但跟朴相师不同的是,潘易并不像被什么东西附体那样,而是一直静坐在原地。

    那么一段时间之后,潘易才是稍微停顿下来,这一停顿后突然是一口咬在自己的食指上,食指上立即是有鲜血浸透而出。

    潘易根本就不在乎,而是直接用食指在前面地上勾画着什么。

    他勾画的明显就是一个八卦图,但跟朴相师不同,他的八卦图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画在地上,而是仿佛画在某处极为空灵的地方一般。

    等他画好八卦图,八卦图上的血迹赫然是消失不见,再然后整个八卦图上面猛然是闪现出一道白色的亮光来。

    这亮光闪了那么几息之后赫然就是消失了,这亮光一消失,地上的八卦图也就消失不见了。

    不只是八卦图不见,地上之前的痕迹也统统消失不见,就好像刚才潘易没在地上勾画八卦图一般。

    到这个时候,潘易才是睁开了眼睛,此时的他看起来比那朴相师还要憔悴,脸上的皱纹明显是多了,看起来明显是老了那么几岁。

    即便如此,潘易脸上也是露出了那么一丝笑容。

    潘奇知道,若不是刚才服用林龙给的丹药,他的损耗恐怕会更严重。

    “公子,幸不辱使命。”潘易这般笑道。

    “哦,推演到了什么?”林龙问道。

    “我看到了这遗址下面的确还有一个暗室,里面似乎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潘易说道。

    “哦,可有那太一符文?”听潘易这么说,林龙的眼睛立即是亮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