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败露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很快,七八名药剂师被梁修德带到了众人面前。

    一到这里,为首的那名药剂师立即是看向于和长老道,“于和长老,有什么事把我们叫来呢?”

    “还说有什么事,你们配出来的材料出现问题了!”于和脸色一沉道。

    “这不可能,这次配置出来的材料我们可是都一起认真看过确认过的。”为首的那名药剂师立即是道。

    这名药剂师是一名中年人,名叫石兴才,是药剂阁的管理员。

    “那,这虫阳草这么温和的药草,怎么跟紫竹腾和木玄花配置出来的药液起这么大的反应?”于和直接是指着桌子上那已经黑糊了的药液说道。

    “这是紫竹腾和木玄花配置出来的药液吗?”看着这药液,石兴才等药剂师都是呆了呆。

    “没错,正是紫竹腾和木玄花配置出来的药液,按理来说这种药液极为温和,但放入虫阳草后立即是产生了剧烈的反应,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旁边有人向着石兴才等药剂师解释道。

    “这不可能啊!”石兴才皱起眉头来。

    “我们也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是你们配置出来的这虫阳草有问题。”有人指着桌子上还剩下的虫阳草说道。

    “这虫阳草有问题吗?”这么说着,石兴才走到桌子前,然后拿起那剩下的虫阳草疑惑道。

    但,任他怎么看,他都没看出这虫阳草有什么问题。

    “这虫阳草没问题啊?”他不禁是道。

    不只是他,其他几名药剂师也都是点起头来。

    “看起来是没问题,但一放入紫竹腾和木玄花配置出来的药液就出问题了,这种那么温和的溶液都出问题,何况是配置一级劲气丹呢?”于和皱着眉头道。

    “那于和长老,容许我们解析看看,看这虫阳草究竟有什么问题。”石兴才道。

    既然看不出来,那就只能进行解析了。

    “好。”于和点头。

    石兴才和那几名药剂师立即是拿出一些器具和材料解析起这虫阳草来。

    解析,就是通过跟各种材料起反应来查看这虫阳草到底有什么问题。

    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所以,即便是石兴才等人多,也足足搞鼓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后,石兴才阴沉着脸道,“于和长老,查出来了,这虫阳草里面含有水王草的毒性。”

    “什么,竟然含有水王草的毒性?”

    一听这话,现场众人都是惊得瞪大了眼睛。

    水王草是一种毒性很强的无色无味的毒草,在市场上价格昂贵,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水王草的毒性极难融于其它材料,更别提是融于这种还有生命力的药草中了。

    所以,听得这虫阳草里居然含有水王草的毒性,众人自然都是惊讶非常起来。

    “这是怎么做到的?”随后,众人都禁不住是这样问起来。

    就连于和也是睁大眼睛看向石兴才。

    石兴才却是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们其他人可否知道?”石兴才脸色一沉,看向其他几名药剂师道。

    “我们也不知道。”这些药剂师也都是摇起头来。

    “你们都不知道,那这虫阳草怎么出现这种问题的?”于和又是问道。

    “于和长老您等等。”这么说着,石兴才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几张已经没有弟子在炼制的桌子走去,然后从这些桌子上把还剩下的虫阳草拿了过来。

    放在地上跟之前那虫阳草对比起来后,石兴才就是指着这些药草道,“于和长老,你们看,这有问题的虫阳草跟其它虫阳草比起来有些区别,它摘采的时间明显是晚得多,所以看起来还很鲜嫩。”

    “的确是这样。”听石兴才这么说,众人都是点起头来。

    “我们摘采的虫阳草都是同一批的,不应该会有特别鲜嫩的虫阳草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其他几名药剂师不禁都是这般道。

    “所以,我怀疑,我们这些虫阳草在拿到练武场的路上被人动了手脚。”石兴才立即是这般道。

    “石兴才,那你是怀疑我梁修德这么做了?”一旁的梁修德听得这样的话,立即是冷声道。

    “梁修德导师,您是误会了,我只是说明我们在配置这些材料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什么差错罢了。”石兴才赶紧是道。

    “石兴才,你确认你们配置的过程中没有什么差错,没有人偷偷把这有问题的虫阳草放入其中?”于和问道。

    “我确定。”石兴才当即点头。

    “于和长老,当时我们大家是在一起检查的,如果有问题的话在封装的时候当场就被发现了。”其他几名药剂师也是纷纷点头道。

    “既然如此,那就希望梁导师你给我一个解释了!”听得这样的话,于和立即是看向梁修德道。

    “于和长老,我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啊,我从药剂阁那里把材料拿过来然后就直接分发给现场的弟子了,怎么知道会有这样有问题的虫阳草呢?”梁修德哭丧着脸道。

    这种时候他自然是打死也不承认。

    “既然梁导师说他没发现问题,那我觉得应该是发材料给我的那名师兄动了什么手脚。”听得梁修德这样的话,林龙不禁是笑道。

    当时他就发现那名弟子神色有些慌张,现在想来应该是那名弟子知道这药草有什么问题。

    “这倒是有可能。”于和点点头,然后看向梁修德道,“梁导师,你还记得当时你让哪位弟子给林立分发材料了吗?”

    哪里想到梁修德摇头道,“我不记得了,当时只是随手吩咐他们而已,并没有具体指派哪一个负责哪个区域。”

    是谁给林龙发材料梁修德自然记得清楚,但他怎么可能会说出来呢。

    林龙当即笑道,“梁导师,你不用担心,我刚好记得。”

    “哦,那个人是谁?”于和直接问道。

    “在我把那名师兄叫过来的时候,我希望梁导师能够避嫌让开一会。”林龙又是笑道。

    “林立,你这是怀疑我吗?”一听林龙这话,梁修德立即是皱起眉头道。

    “梁导师,没有怀疑您,只是让您避嫌而已。”林龙淡淡地道。

    他话音一落,于和也是道,“梁导师,你回避一下。”

    听于和这么说,梁修德只能是无奈地走到了后面。

    “林立,你可以把那个人指出来了。”于和当即是道。

    林龙立即是指向不远处一名青年,这名青年看起来有种莫名的慌张。

    “就是那位左顾右盼的师兄。”林龙说道。

    听林龙这么说,众人立即是看出林龙所指的是谁。

    有认得那人的人立即是道,“那是齐成。”

    很快,那齐成就被带到了于和等人面前。

    看着那么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这齐成更是慌张了。

    “齐成,你怎么慌成这样?”于和皱着眉头道。

    “弟子……弟子没有慌啊……”嘴中虽然是这么说,齐成却明显是更为慌张了。

    “刚才是你把材料发给林立的?”于和严厉地问道。

    “是……是我发的。”齐成道。

    “你可知道你发的材料有问题?”于和又是严厉地道。

    “我……我不知道啊。”齐成道。

    “那你怎么把材料发给他?”

    “是……是梁修德导师叫我发给他的,当时梁导师还嘱咐说……说不要发错了……”齐成的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

    “梁修德导师真是这么说的吗?”于和皱眉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由于他是我的导师,所以,听他这么说的时候我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最终还是照他说的做了。”齐成回道。

    似乎是说出来之后,他反倒是变得有些平静了。

    “那,他还有没有跟你说别的事?”于和又问。

    “没有了,就这些。”齐成摇头。

    于和点点头,然后直接是大声道,“梁修德导师,你可以过来了。”

    很快,梁修德又回到众人面前,看着一旁站着的苦着一张脸的齐成,梁修德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梁导师,你特地让齐成发这份材料给林立,而且吩咐他不要送错,是怎么一回事?”于和直接是大声喝道。

    “于和长老,我可没说这样的话。”梁修德冷声道。

    “梁修德导师,当时你可是指定我拿那份材料去给林立的,而且还说……还说只要我照您说的做以后就不会亏待我……”齐成当即是道。

    梁修德立即是看向齐成怒道,“齐成,你好大胆,居然敢污蔑我!”

    梁修德这时候心中自然是有些后悔,他以为林龙绝对看不出虫阳草有问题,若他知道林龙能看出的话当时一定会更谨慎,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但现在,他只能是一口咬定自己从没说过这样的话。

    “既然这样,那只能是先把齐成控制起来了。”于和皱着眉头道。

    以为于和放过自己,梁修德不禁是松一口气,然后道,“谢于和长老明察秋毫。”

    哪里想到于和却是道,“齐成有问题,但梁修德你也有很大嫌疑,所以,同样是先被控制。”

    于和随即看向一旁的执法长老熊天云道,“熊长老,到你们动手了。”

    熊长老点点头,然后大手一挥,执法队的几人立即是朝着梁修德和齐成走去。

    梁修德的脸色自然是无比难看,但他现在哪里敢反抗,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执法队的几名弟子把他控制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