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吴林剑技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林龙心无旁骛,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心阳经之上,并没有理会旁边那些人讥讽的话语。

    以他强大的神念和两世为人的经验,想要做到这一点自然是轻而易举。

    把整篇心阳经看完,林龙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这心阳经跟他前世看过的一偏心法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心法功法的运行方式跟他所接触过的太不相同了。

    虽然有着这样大的不同,但既然相似,必然有着很大的关联,自己认真琢磨,应该能找到突破口,林龙心中这般想道。

    当下,他开始认真分析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林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真的找到了这两种心法的共同之处。

    也就是说,他能把前世修炼那种心法的方式搬到这心阳经上面,当然,修炼方法必须要做一些更改,否则根本就不适合这个世界的心法。

    这得益于这段时间他对这个世界功法的了解,否则的话根本就不能做到这一点。

    当下,林龙就按照着自己修改后的方式开始默念并运转起这心阳经来。

    只那么一会,林龙脸上的笑容就是更盛了,因为这心阳经真的已经被他运转了起来。

    在这样的运转中,周围的灵气开始进入林龙的身体中。

    此时,在周围众人的眼中,他们可以看到林龙周围凝聚着一丝丝雾气,在这样特定的环境中,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他们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林龙正在修炼那心阳经。

    不是吧,这林立一下子就能修炼成心阳经了?一时间,这些人无不是面面相觑。

    要知道从林龙开始看那些文字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两盏茶的时间罢了。

    吴金宇等人的脸色自然是难看不已,他没想到林龙居然能做到这一点。

    他自己也是接触过心阳经的,但是,以他的能耐根本,琢磨半个月都没把心阳经弄明白,最后只能是无奈放弃了。

    哪里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天赋竟然比他强那么多。

    修炼成心阳经又怎么样,心阳经对提升实力并没有什么大用,而我实力比你强,等下直接把你灭杀就是了!吴金宇在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就在众人以为林龙能彻底掌握心阳经的时候,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在下一刻,不知道哪里袭来的无形劲气直接是把林龙击飞了出去,然后狠狠地砸在后面的屏障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看得这种情形,大多数人都是疑惑不解。

    因为林龙刚才修炼这心阳经的时候可是风平浪静啊,哪里想到突然是冒出这样一道无形的劲气来。

    吴金宇一愣,然后立即是哈哈大笑起来,“还能是怎么回事,定是他修炼方法不对,惹恼了阵灵大人,阵灵大人看不过眼直接是给他吃苦头。”

    “应该就是这样了。”听得吴金宇这样的话,周围的人都是点起头来。

    小子,看你还得意,你根本就没办法修炼成这心阳经,吴金宇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觉得自己猜得没错的他脸上的笑容自然是更盛了。

    究竟如何,唯有林龙自己知道,他知道刚才他修炼的方法弄反了,所以直接是遭受到了这符文法阵能量的反袭。

    弄清楚其中缘由的他更是不担心了,因为他相信,只要他把修炼方法纠正过来,铁定能掌握这心阳经。

    稍微理顺一下自己的思绪,林龙在下一刻又是开始修炼起来。

    很快,周围的灵气又是开始缓缓进入他的体内。

    “还挣扎呢,再怎么挣扎你都没办法学会。”吴金宇等人嗤之以鼻。

    不知不觉,过去了那么半刻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林龙并没有再遭到什么攻击,反而是那些灵气更为顺畅的进入他的体内。

    看得这种情形,吴金宇等人脸色自然是有些难看起来。

    即便他们再怎么认为林龙不能学会心阳经,也看出林龙在修炼这心阳经上面有了心得。

    吴金宇等人只能期望在下一刻又出现刚才林龙被袭飞的情况。

    只是,让他们无奈的是,那种情况并没有再次出现。

    反而到最后,林龙一脸轻松地站了起来。

    “这林立难不成已经修炼成了这心阳经?”见得如此情形,周围的人不禁是发出这样的疑问来。

    这样的问题哪里有人能回答,因为只能在旁边观察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林龙的具体情况。

    不过,他们很快明白了,因为只那么一会,他们身前的屏障完全是消失了,这无疑是说明,林龙已经是修炼成了心阳经。

    不是吧,这林立怎么做到的?确认这样的事实,他们无不是惊得长大了嘴巴。

    下一刻,回过神来的吴金宇立即是想朝着吴安国冲去。

    不知道等下阵灵会怎么样安排,但在他看来,越接近吴安国越好。

    只是,刚一迈开脚步他脸色就是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激发自己体内的能量。

    看一眼四周,他立即就是明白了,很显然,这个时候的情况跟在那大殿一样,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动用体内能量。

    吴安国,算你运气好,吴金宇在心中冷声道。

    不只吴安国,里面的其他人也很快判断出了这一点。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每一个人身前突然是有一道白光闪现出来,这白光一闪即逝,然后只听得“啪”的一声,一个东西掉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面前。

    众人朝着那东西看去,发现它似乎是一把木剑,木剑上面勾画着极为古怪的符文。

    一时间,没有人敢去触摸这把木剑。

    那么一会之后,才有个人大胆地把地上的木剑抓起,他很轻易就把木剑从地上抓了起来,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看得如此情形,其他人也才是把木剑抓起来。

    仔细看向这木剑,他们发现木剑身上除了那些符文之外,还有着一段长长的文字,这些文字极为细小,若不是认真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众人随即在这段文字上面看到吴林剑技四个字。

    吴林剑技?看着这四个字,吴金宇觉得很耳熟,似乎是在哪里听过一般。

    下一刻,想到上面的他立即是惊叫起来,“这似乎是我们吴国皇族失传的剑技!”

    吴国皇族失传的剑技吗?听得吴金宇这么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他的脸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阵灵那空灵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修炼这剑技。”

    说到这,阵灵的声音又是消失了。

    “阵灵大人,一个时辰之后该怎么办呢?”众人不由得急声问道。

    他们可是担心像之前那样让他们再度厮杀啊。

    “还能怎么样,阵灵大人既然让我们修习这剑技,自然就是让我们厮杀呗。”有一人冷声道。

    这人是一名二级武者,是徐叔那个队伍中的一人。

    本来是坚定不移跟在徐叔后面的,但以为刚才杀死自己同队伍中的一人,他跟徐家的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听得他这样的话,众人立即是默然了,因为这种情况的机率非常大啊。

    “阵灵大人这不是为难人么,剑技岂是那么容易学的,更何况这剑技似乎不是一般的剑技。”

    “就算容易学,我们也不可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学会啊。”

    一时间,他们无不是这般腹诽起来。

    “担心什么,我们所有人都一样,都不容易学会这剑技。”之前那二级武者又道。

    “话是这么说,但你们的实力强,要是真打起来肯定有胜算啊。”有个一级武者郁闷道。

    听他这么说,其他的那些一级武者自然也是郁闷非常。

    阵灵再怎么让他们学这剑技,他们的起步点无形中就比别人低一等。

    现在,整个练武场也就只剩那么十八个人,一等武者的人数还是躲过二等武者,不过,再怎么多,二级武者都占着绝对优势。

    有一名一级武者郁闷得随手挥起自己的木剑来,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随手的一挥,竟是让这木剑激发出一道能量来。

    不只如此,木剑上面的符文更是不停闪动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情形把现场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

    “很显然,这木剑能吸收这符文法阵的能量。”经验丰富的徐叔说道。

    听徐叔这么说,一些人也是下意识地挥起手中木剑来,果然,不论他们怎么做,木剑都是能激发出一些能量来。

    不过,目前也只是能激发能量而已,并不能对其他人发起攻击。

    这时,若有所思的徐叔又道,“我明白了,阵灵让我修炼这剑技的意思是,只要我们能修炼好它,哪怕只掌握一点,发出的能量也绝对比我们现场的二级武者要强很多。”

    “真是这样吗?”不少人将信将疑道。

    “应该就是这样。”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的吴金宇也是突然道。

    话音一落,只见他随后一扬,手中的木剑立即是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在这之后,这木剑立即是激发出一道强大的能量,这能量明显比之前其他人随手挥出的一剑还要强很多倍。

    “吴大人,难道你已经是学会了这剑技?”周围其他人不禁是惊讶道。

    由于刚才吴金宇说是吴国皇族失传的剑技,所以以为吴金宇也不会,哪里想到吴金宇居然能激发出这样一招。

    “没有,我并没有学成这剑技。”吴金宇摇头。

    “那你何以能激发出那么大能量?”有人疑惑道。

    “我还没有学成,但这剑技毕竟是我们吴国皇族的,所以,跟我们吴国皇族修习的武技有那么一点相通的地方,也正因为这样,我才知晓一些,才能直接激发出这样的能量。”吴金宇道。

    稍微一顿他又道,“而由于这样的相通,我相信,我只要花费一点时间,就能掌握这剑技了。”

    “吴大人,那您能不能教教我?”听得吴金宇这样的话,除了吴金宇的手下和林龙三人外,其他人无不是眼睛闪亮地对着他这样道。

    哪怕只掌握这剑技一点点,等下在可能的对敌中都有着很大的把握啊,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不想抓住这样的机会呢。

    “放心,我会教你们的,给我一点时间,只要我一感悟个彻底就教你们。”吴金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

    教会其他人,可能会给自己等下带来危险,吴金宇自然明白这点。

    他依然这么做是因为他想让这些人有实力,这样一来,在对上吴安国和林龙几人的时候就能帮到他了。

    “吴金宇,你得意什么,你只不过是我们吴国皇族中普通的一个人罢了,说到对剑技的了解,你怎么比得上身为皇子的我?”这时候,和林龙还有沈小樱待在一个角落的吴安国突然是这般道。

    是啊,吴安国是吴国的二皇子,他对剑技的掌握明显要比这吴金宇强多了,自己这些人是不是求错人了,一时间那些人心中无不是闪过这样的念头。

    但,想到之前他们跟着吴金宇一起追杀吴安国,他们大多数人立即是把这样的念头抛到脑后。

    “吴安国,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学不学得会武技可是跟身份没有任何关系。”吴金宇回应道。

    他之所以有把握,是因为他之前跟的是吴国大皇子,从大皇子哪里接触到了吴国皇族的剑技,否则的话,他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好了,不跟你废话,谁强谁弱过了时间自然会知道。”这么说着,吴金宇当即是把注意力放在手中木剑之上。

    至于他的几名手下,也早就把注意力放在那剑技上。

    冷哼一声,吴安国也同样如此。

    沈小樱刚想开口问林龙,也见林龙的注意力放在木剑上,所以也没有说话,也是把目光移到木剑上。

    只是,只看一会她就是摇头起来,因为这剑技对她来说高深莫测,他根本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也就对了,一些普通的武技自己都没接触过,又怎么对这剑技有了解呢?想到这点,沈小樱无奈地摇起头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