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卫家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旁边这家伙,之前没加过价,现在明知道樊少您的身份还这样加价,似乎有点跟您过不去啊。”一听这话,樊少云旁边一人就道。

    “这家伙胆子还真是挺大的。”有人应和起来。

    听着这样话的樊少云脸色自然是难看,他冷声道,“放心好了,我父亲给了本少二百五十万,他再怎么样也不会比得过本少的。”

    二百五十万么,听得樊少云这样的话,林龙脸上又是露出一丝笑容来。

    之前一直不知道樊少云在这件符文甲上面肯出多少,现在听得这样话的他心中自然是有了把握。

    “二百五十万!樊家不愧是我们兴武城的大家族。”

    “这件符文甲肯定是要落入樊少手中了。”

    “那人估计也只能是出到二百一十万的价格而已。”

    樊少云身边几人又是恭维起来。

    这个时候,台下的拍卖师已经是喊道,“二百一十万了,还有没有人再往上加价,若是没人,那这件符文甲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樊少云打断了,“二百二十万!”

    在他看来,他喊出这样的价格之后旁边包厢的人必然会很有顾虑,必然会仔细琢磨再出价。

    哪里想到他话音一落,对方已经是喊道,“二百三十万!”

    “二百四十万!”樊少云大声道。

    “二百四十五万!”一旁的林龙接着道。

    “二百四十五万?这家伙只敢加五万而已,看来就只是一个没有什么钱的穷逼而已!”樊少云旁边一人立即是道。

    “没错,樊少要是继续加上去,他保准跟不下来。”另一人应和道。

    樊少云自然也是这样认为,所以立即又是喊道,“二百五十万!”

    他一喊出这样的价格,旁边的林龙就是笑道,“二百五十万吗,那恭喜你。”

    嘴中说的是恭喜,但言语中的那种调侃之意现场的人哪里听不出来。

    他们立即是明白,林龙之所以跟着樊少云喊这么一会根本就是为了戏耍樊少云,让他付出更大的代价来购买这件符文甲。

    反应过来的樊少云一张脸立即是黑如墨汁一般,“好小子,居然敢耍我,等下我要让你知道我樊家的厉害!”

    多花了五十万才买到这件符文甲,而且还明显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戏耍,他心中哪里高兴,自然是恨不得把旁边的林龙撕成两半。

    当然,他若是知道林龙就是上一次拍卖会那人,估计会怒得直接冲到林龙的包厢里。

    这个时候,樊少云身边这些人哪里还敢说话呀。

    接下来,拍卖会继续进行。

    那么一会之后,樊少云包厢外传来敲门声,是拍卖行的人把那件符文甲送了过来。

    拿过符文甲之后还没过多久,门外又传来敲门声,这次进来的是樊少云的父亲樊盛林。

    樊少云赶紧是叫他的这些跟班离开。

    等这些跟班离开,他当即是道,“父亲,那件符文甲买下来了,不过,本来两百万就能拿下的,但因为右边包厢的人加价,我多出了五十万。”

    “右边包厢的人?可是上一次那个?”樊盛林当即是道。

    上次的事情他可是记忆犹新啊。

    “不是。”樊少云摇头。

    他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这次林龙的声音跟上次不同,他哪里知道这是林龙有意为之的。

    “不管怎么样,等下拍卖会散了之后我的都要看看他是谁,居然敢跟我们樊家作对!”樊盛林脸色难看道。

    五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这么平白无故损失了,他心中同样不会高兴。

    随后,在连续拍卖出几件东西之后,一个小鼎被拿到了台上。

    “这是一件黄级别中品药鼎,比一般的药鼎要好得多,现场必然有不少炼药师,你们都知道这药鼎的好处,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这药鼎起拍价是十万永州币!”拍卖师的声音响了起来。

    拍卖师的声音一落,下方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喊价声。

    “我出二十万!”

    “三十万永州币!”

    “五十万永州币!”

    ……

    喊到八十万永州币的时候,现场就是安静了下来。

    这药鼎的市场价大概就是在这个范围,所以喊到这里,原本想捡个便宜的人自然不会继续跟着喊下去了。

    稍微安静,有人又是喊到,“九十万永州币!”

    “九十万永州币了,可还有人继续加价?”拍卖师在台上喊道。

    九十万永州币已经是超出市场价格,再加上这级别的药鼎并不是有价无市的,所以,自然没什么人再喊价。

    “好,那这药鼎就九十万……”

    不过,拍卖师的话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有人突然喊道,“一百万永州币!”

    喊出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龙。

    林龙自然也是看出这药鼎的价格,之所以继续加价是因为这点钱他不在乎,而如果现在不买,以后想买估计要花点功夫,所以,不在乎钱的林龙自然不在乎多花那么一点钱了。

    “咦,隔壁这家伙难不成是一名炼药师?”听得林龙喊价,樊少云不禁是疑惑道。

    “估计是,而且还是一名不了解市场价格的炼药师。”樊盛林点头。

    “那父亲,我们要不要坑他一下?”想到什么的樊少云顿时是一喜道。

    “好,往上加价,坑他!”樊盛林立即是道。

    一得到自己父亲同意,樊少云立即是喊道,“一百一十万!”

    “一百一十万,好,旁边包厢这位先生是否还要加价?”听得樊少云往上加十万,那拍卖师脸上立即是浮现出笑容来。

    他原本以为这药鼎九十万已经到顶了,哪里想到有人还继续往上加啊。

    居然想坑我,听得对方的话,林龙脸上又是浮现出一丝笑容来。

    当下毫不犹豫喊道,“一百二十万!”

    “这家伙估计真不知道行情啊,以为这药鼎很贵啊。”见林龙毫不犹豫往上加,樊少云得意笑道。

    “既然如此,那继续加价!”樊盛林点头道。

    樊少云立即就是喊道,“一百三十万!”

    “一百四十万!”樊少云话音未落,林龙已经是又喊起来。

    “一百五十万!”以为林龙真不懂行情的樊少云自然又是继续往上加。

    哪里想到话音一落,那边就是响起了林龙的笑声,“恭喜隔壁把这价值九十万的药鼎以一百五十万收入囊中!”

    其他人原本也以为林龙不知道行情的,听得林龙这句话立即是惊得睁大眼睛。

    半晌之后,原本安静的大厅立即是热闹了。

    “那人原来是为了坑樊家的啊。”

    “可怜的樊少云,原本是为了坑对方的,哪里想到那根本就是对方挖的坑啊。”

    “他不怕樊少云不往上加价嘛?”

    “看来是一个有胆是有气魄的人,可怜的樊少云,就这么被坑了,估计回家之后会被他父亲把屁股打得肉花绽放吧。”

    ……

    听得大厅里面这样的声音,樊少云和樊盛林的脸色自然是极为难看。

    好在现场的人并不知道樊盛林也在包厢里,否则樊盛林以后出去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好小子,等下我好看看你是谁,居然敢戏弄我樊盛林!”樊盛林怒道。

    “父亲,要不要现在就去他门口守住?”想到什么的樊少云当即是道。

    上一次被旁边的人跑掉的事情他可是记忆犹新。

    “好!我马上叫人赌住他门口!”樊盛林当即是道。

    两人赶紧是打开门走出去,确认对方还在里面之后,樊盛林立即是叫来自己的手下守住对方门口,在这之后,他们才是重新走进包厢里。

    现场的拍卖自然是继续进行。

    那么一会之后,林龙关注的那件损坏的飞行器终于是被拿到了台上。

    “这是一件已经损坏的没办法使用的飞行器,不过由于具有研究价值,所以,起拍价三十万!”拍卖师的声音随即响起。

    “一件损坏的飞行器而已,起拍价居然三十万!”

    一听拍卖师的话,现场不懂行情的人立即是惊呼起来。

    “我出四十万!”有人随即喊道。

    “我出五十万!”

    “六十万永州币!”

    只一会,价格就被喊到了六十万永州币,喊价的人其实很少,这自然是因为懂得研究飞行器的人不多。

    “一会就喊到了六十万永州币了,本来还琢磨着能不能低价买入呢,现在看来没机会了。”听得这样的价格,樊少云不禁是道。

    “那我们就看看吧,不跟他们加价了。”樊盛林则是道。

    “嗯。”樊少云点了点头。

    稍微停顿一会,有人继续往上加价起来,“七十万永州币。”

    喊价的人就在樊少云这个包厢的右上方。

    “似乎是卫家的人。”听得对方的声音,樊少云不禁是道。

    “应该就是卫家的人了,听说他们卫家最近来了一名有点实力的符文师,想来就是因为这个人他们才加入竞拍这件飞行器的。”樊盛林则是说道。

    “看来他们势在必得呀。”樊少云道。

    “那是。”樊盛林点头。

    “那父亲,我们要不要跟他们抢?”樊少云眼睛闪亮道。

    在他看来,有这样一名符文师的对方既然喊出这样的价钱,那说明这件符文器的价格在这之上啊。

    “不用了。”樊盛林摇头,“我们没有像他们那样出色的符文师,买来也没有什么用。”

    “那好吧。”樊少云无奈道。

    他话音刚落,隔壁包厢就有声音传过来,“八十万永州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