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北寒城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如果要动手的,这老者应该就动手了,想了想,林龙迈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费老竟然是搬了一张椅子到茶几盘,然后指了指椅子对林龙道,“小兄弟,坐吧。”

    不是吧,费老怎么对林龙那么恭敬?看着这样一幕,钱木不由得惊讶起来。

    费老虽然在他们丹阳宗只是一名客卿,但在丹阳宗地位可不低,即便是宗主对他都是客客气气。

    所以,现在见费老对林龙这么恭敬他自然是惊讶万分。

    林龙虽然也是疑惑,不过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这费老又是语出惊人道,“小兄弟,如果钱长老或者是丹阳宗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看在老朽面子上不要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

    “费老这话是何意?”林龙皱了皱眉道。

    “实不相瞒,我不已经看出钱长老带你来到这里并不是他的本意。”费老说道。

    听对方这么说,林龙倒是释然了,因为如果观察仔细的确不难看出这一点,毕竟以钱木的为人,没必要对他这样的弟子那么恭敬,即便他实力有多么强。

    “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但希望你以后不要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费老又重申刚才的话道。

    “既然如此,费老你为何不直接对我下手呢?”林龙直接是道。

    “这个,我可以说我没有这样的把握吗。”费老淡然一笑道。

    “哦。”这般说着,林龙又是打量了这费老几眼,他没想到这费老竟然看出了他的一些实力。

    稍微一顿,林龙则是道,“既然如此,那就依费老所言。”

    “不过,在此之前,希望你能接触钱长老身上的束缚。”费老说道。

    这费老,竟然还看出了这一点,林龙心中惊讶道。

    随后他点了点头道,“那好。”

    说罢,就是从里拿出一颗丹药放在桌子上,然后对着一旁的钱木道,“服下这颗丹药就没事了。”

    “多谢林公子了。”这个时候钱木自然也不在演戏,而是这般道谢起来。

    林龙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那费老道,“告辞了。”

    “那小兄弟,老朽我就不送了。”费老也是站起来道。

    林龙呢,直接是转过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林龙离去的背影,一旁的钱木不禁是道,“费老,你既然已经看出他的不对劲,为什么不下手呢?”

    在他看来,费老既然是四级兽者,绝对能拿得下林龙。

    哪里知道费老却是摇头道,“我没有把握一定能拿下他。”

    “您可是四级兽者啊。”钱木不禁是道。

    “不说这个了……”费老摇摇头,然后接着道,“我其实不对头出手还因为另外的原因。”

    “另外的原因?”钱木疑惑道。

    “我这几年得到了一本相学方面的秘籍,学了那么几年,自认为知道一些相学之术,但此子面相却是让我捉摸不透。”费老这般说道。

    “或者,他根本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呢。”钱木说道。

    “不。”费老又是摇头,“不但他的面相让我捉摸不透,在刚才那一刻我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惶恐之意,我虽然不知道是何意,但却知道一点,那就是此子根本就不是我能招惹的,一旦招惹,我恐怕会有杀身之祸。”

    “真是这样吗。”钱木惊讶道。

    “正是。”费老点点头,然后又道,“所以,我刚才才说那样的话,让他和我们丹阳宗冰释前嫌。”

    “只是,费老你有所不知,此子杀了我们丹阳宗现在天赋最出色的弟子司马建……而且,刚才我还听他说四长老也被他击杀了。”钱木说道。

    “什么,他杀了司马建和彭开成?”听得钱木的话,费老不由得惊讶道。

    “正是。”钱木点头,然后又道,“所以,我们丹阳宗跟此子的矛盾根本就不能调和。”

    “即便如此,我也要说服宗主,让他不要再对付此子,甚至,要抓住任何机会拉近跟此子的关系。”费老说道。

    钱木能从他脸上的神情看出他的决心。

    稍微一顿,费老又是道,“所以,钱长老,你服下这丹药之后就是把宗主叫回来,我要跟他说这些事情,让他把人叫回来,不再为难这小兄弟。”

    “那好。”钱木当即是点头道。

    跑开费老所提到的相学不说,他知道以林龙的实力如果丹阳宗的人还要继续围杀他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可以说除了宗主之外其他人都有被击杀的可能。

    说罢,钱木当即是把林龙留下的这颗丹药服下去,只那么一会,他就发现自己身体明显是轻松了,再让体内劲气经过足底涌泉穴时那种昏眩感不再出现。

    确定那十日攻心丸的毒性真被消除之后,他彻底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对着费老道,“费老,那我出去跟宗主说这件事了。”

    说罢,他就是站起来朝着外面行去。

    在钱木去找马望山的时候,马望山正和其他两宗的宗主以及三宗的一些主要人物聚在一起。

    他们之所以聚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吕公意等人已经不见了。

    “秦宗主,你们赤凤宗的白末长老究竟把吕公意等人带到何处?”天蚕宗宗主傅阳看向赤凤宗宗主冷声道。

    “傅宗主,你何以说这样的话,你可有什么证据?”赤凤宗秦宗主眉头一皱,冷声道。

    “我的手下就看到他当时在院子里,并且乱指方向让我那些手下离开,等他们回来之后吕公意已经不见,白末长老也不见,那不是白末长老把他们带走还能是什么?”傅阳冷声道。

    “决没有这样的事,因为我没有命令白末长老这么做。”秦宗主说道。

    “秦宗主,要不然你把白末长老叫来,我跟他对质!”傅阳又是道。

    “白末长老我已经命人去叫他了,过不久就能到这里,在这段时间里,希望傅宗主不要动气。”秦宗主道。

    “那行。”傅阳沉声道。

    稍微一顿他又道,“还有,在白末长老把吕公意几人带走之前,是林龙先把我们这些人引开的,所以,我怀疑白末长老跟林龙勾结,至于跟你们赤凤宗有没有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一听这话,现场众人都是惊讶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集中在了秦宗主身上。

    秦宗主皱眉更是紧皱起来,她开口道,“大家稍安勿躁,等白末长老过来一切会水落石出的。”

    “傅宗主您出去追那林龙难道追丢了不成?”这时候,有人问道。

    听他这么说,所有人的视线则是转移到了傅阳身上。

    傅阳带那么多人出去居然把林龙追丢,这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应该啊,毕竟傅阳可是四级兽者。

    “那小子实力已经达到三级兽者巅峰期,身上还有血脉剑,不但如此还诡计多端,把我引起有四级凶兽的密林中,趁着自己对密林的熟悉逃走了。”傅阳脸色难看道。

    “什么,那小子实力已经达到了三级兽者巅峰期?”一听这话,现场众人都是大惊起来。

    之前知道林龙实力的人除了钱木和白末之外基本上都已经陨落了,所以他们哪里知道林龙有这样的实力。

    “没错。”傅阳点头道。

    “此子实力竟然达到了这样的境界还真是我们的隐患啊!”有人不禁是这般担忧起来。

    “那我们是否要继续追杀他?”有人又是问道。

    “这个,先等白末长老过来再说吧。”傅阳道。

    接下来,一干人就在原地等着白末长老过来,不过,他们没有等来白末长老,而是等来了钱木长老。

    “钱木长老,你终于来了,可发现林龙那小子的踪迹?”见钱木过来,有人不禁就是问道。

    “没有发现。”钱木直接是摇头道。

    他带着费老的话过来自然不会把实情告诉眼前这些人。

    听得钱木的话,这些人自然都是失望起来。

    钱木则是来到了马望山身前,然后低声道,“宗主,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见钱木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马望山就跟着钱木来到了旁边一隐秘处。

    “大长老,可有什么事?”马望山疑惑道。

    “事情是这样的……”钱木当即把自己遇到林龙的事,以及之后林龙回到丹阳宗遇到费老的事情说出来。

    虽然早就知道林龙有三级巅峰期的实力,但听说林龙杀死了四长老彭开成,然后又活捉了钱木,他又是惊讶非常起来。

    不过最让他惊讶的还是费老谈论林龙的话。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钱木也是把白末长老投靠林龙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钱木的话,马望山不禁是沉思起来,虽然费老的地位不一般,但他毕竟是丹阳宗的宗主,所以要不要对付林龙还是他这个宗主说了算的。

    思索片刻之后,他才是开口道,“那好,我接受费老的意见。”

    听马望山这么一说,钱木心中莫名一松,他真担心马望山还要去对付林龙啊。

    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搞不好他还会再被林龙抓一次,到那时恐怕就没有这次那么好运了。

    一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马望山立即是回到刚才的地方,然后对着另外两宗宗主道,“秦宗主、傅宗主,我丹阳宗有些事情,所以,就不再跟你们一起对付那林龙了。”

    “马宗主,您这是何意?”听马望山这么说,现场众人都是惊讶万分起来。

    有些人甚至怀疑马望山的人私底下是不是把林龙抓住了。

    当然,他们没有谁敢把这样的话说出来。

    这个时候马望山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实不相瞒,我们丹阳宗的四长老彭开成已经殒命在了林龙手中,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我才选择退出。”

    “什么,彭长老陨落在了那小子手中?”听得马望山的话,现场众人再一次惊讶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为难马宗主您了。”傅阳和那秦宗主当下这般说道。

    “那诸位,我们丹阳宗告辞了!”马望山拱手道。

    说罢,就带着丹阳宗的人离开这里返回丹阳宗。

    “傅宗主,可否还要等白末长老?”秦宗主这时候则是看向傅阳道。

    “自然要等。”傅阳冷声道。

    一干人又继续在这里等,但白末长老早已经离开,他们哪里等得到。

    见等不到白末,秦宗主的脸色更是变得难看起来,他怀疑白末长老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傅宗主,白末长老可能出现了什么意外,我打算回我们赤凤宗一趟。”秦宗主直接是对傅阳道。

    虽然怀疑白末长老,甚至是赤凤宗跟林龙勾结,傅阳最终还是没有阻拦,而是冷声道,“那好。”

    “那傅宗主,我们赤凤宗的人告辞了!”说罢,秦宗主就带着赤凤宗的人离开这里返回赤凤宗。

    这些人一离开,傅阳旁边一人立即是对着傅阳道,“宗主,丹阳宗突然离开,白末长老迟迟不来,这其中或许有什么猫腻啊!”

    “有可能丹阳宗的人已经抓到林龙。”

    “也可能是赤凤宗的人跟那林龙同流合污。”

    一时间,天蚕宗的这些人议论纷纷起来。

    “好了,大家听我说。”那么一会之后,傅阳这般大声道。

    一听他这话,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集中在他身上。

    “丹阳宗和赤凤宗都值得怀疑,尤其是赤凤宗,不过,我们如果杀上门去的话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利,所以,接下来你们要仔细探查消息,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查出结果之后我们再伺机而动。”傅阳这般说道。

    “宗主,我们还要在附近搜寻那林龙吗?”有人则是问道。

    “不用了,那小子实力强大,没有其他两宗的人帮忙我们会吃亏,等探查出消息之后再行动。”傅阳道。

    这般命令之后,他才是带着天蚕宗的人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呢,林龙已经是见到了白末长老和吕公意等人,然后带着他们前往北寒山脉方向。

    几天之后,他们来到了离北寒山脉很近的北寒城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