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强吻事件发酵(上)

作者:静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武帝重生最新章节!

    两人很快来到了第三层,邢白首先看到的是那两名武君境强者,看到这两人同样是一脸呆滞的样子,邢白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因为就连这两人都变成这样,那个林龙绝对难以幸免,只是,当他的目光扫向林龙所呆的那间牢房时,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是凝固了起来。

    不但凝固,他更是惊讶地往后退了那么几步。

    因为在他看来,应该是躺倒在地上一副疯癫样的那个林龙现在居然是完好无损地坐在地上,然后一脸淡然自若地看着他。

    “怎么可能?”邢白惊讶地喊着。

    他实在想不通,就连那两名武君境都已经精神失常,这林龙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要知道,他向神兽发出的指令就是专门对付这林龙的啊。

    “掌门你怎么了?”看到掌门失态的模样,那名弟子赶紧是喊道。

    邢白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收起自己脸上的惊容然后朝着林龙走去,他要确定眼前这个少年是不是真的没事。

    或许他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正常而已,这样的想法让他心里微微舒服一些。

    他走得很慢,而在走的过程中,整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林龙身上,就连林龙脸上的皮肤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看得越仔细他的一颗心就越是往下沉,因为这林龙根本就没什么事。

    一旁的那名弟子这时候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同,那就是这地牢里面除了眼前这林龙之外几乎就没有谁是正常的了。

    这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实力最弱的林龙为什么看起来一点变化都没有,反而是那些实力强大的人一个个都失了魂落了魄?他脑海里尽是这样的疑问,但他不敢问身边的掌门,因为掌门的脸色很不好啊。

    “掌门师叔,我这脸上是有花吗?”这时,林龙微微一笑道。

    这样的话让邢白有些难堪,他冷笑道,“很好,林龙,你很不错。”

    “多谢掌门人关心,昨天一晚上弟子睡得不错,不过掌门人您放心,你给弟子的关怀弟子没齿难忘,终会报答回去的。”林龙淡然笑道。

    这明显就是反话,明显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听到林龙这么说,旁边那名弟子完全就是惊呆了,他实在想不到林龙竟然这么大胆,这样跟手握生死大权的掌门说话。

    “是吗,那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否则掌门我恐怕我无福消受啊。”邢白冷声道。

    “放心,掌门师叔,我会活的好好的,这个世界还没有谁能威胁到我。”林龙说道。

    “是吗,希望如此。”说完,脸色已经是极其难看的邢白转身就走。

    他不知道林龙为什么能幸免于难,他很想沟通神兽问个清楚,不过他最终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因为连续两天因为这样的事情打扰神兽,恐怕他是掌门人神兽也不会给他脸色看。

    当然,他不认为是林龙实力强大的原因,因为他左看右看,横看竖看,林龙都不过是一个武师境八重的武者罢了,这样的实力怎能逃过九极幻阵的责难。

    在他看来,这其中一定有另外的原因,不过现在不是弄清这个原因的时候,将来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小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神兽放过你,但我邢白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除了神兽阵,我邢白有一千种方法可以弄死你!

    心中这么想,邢白大踏步朝着来路走回去。

    那名弟子赶紧是紧跟在邢白身后。

    来到地牢门口处的时候,邢白突然是停了下来,让得身后猝不及防的这名弟子差点撞在他身上。

    想着撞在邢白身上的后果,这名弟子浑身顿时是冒出冷汗来。

    “子鱼,这里面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而且,以后,送饭的事情也是由你亲力亲为,如果有什么事我拿你是问。”说完这样的话之后邢白才是转身走出牢门,留下这名叫子鱼的弟子一脸苦笑地待在原地。

    他不得不苦笑啊,这牢里面那么多人,想到以后都是要靠他一个人送饭,那不是得累死他?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些人现在都是一副疯癫状,根本就不好伺候啊。

    不过既然邢白已经发令,那他还能说什么,只能怪自己倒霉了。

    ……

    这段时间,紫阳宗的人无不是感慨万千,因为连接发生的几件事,让原本有些沉闷的紫阳宗变得很是热闹起来。

    首先,是林龙废掉华昊天亲哥哥华昊然手脚的事,紧接着又是发生神兽突然暴怒的事,再接下来,就是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秘人强吻南宫意的事件。

    虽然这件事并没有真凭实据,但由于传得神乎其神,所以众人不免就相信了,最主要的是当事人南宫意突然就有那么几天没有来镇妖宝塔,这更是让他们有相信的理由。

    “究竟是谁,竟然如此胆大包天,连华昊天内定的女人都敢强吻?”

    “他怎么不敢,他当时是蒙面的啊,这件事就算传出来昊天师兄也不知道他是谁。”

    “不过,究竟是谁啊,实力竟然在意师姐上面,真是让人好奇啊。”

    “谁说强吻意师姐就一定要实力比她强才行?或者是意师姐心里默许呢。”

    “只是,意师姐冰清玉洁,就连昊天师兄都没有牵过她的手,怎么就能轻易让人亲吻呢?”

    “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意师姐没准表面是一个冰山美女,但暗地里却是人尽可夫的荡妇呢?”

    “荡妇你妹啊,别侮辱我的女神!”

    ……

    紫阳宗的人在私底下偷偷议论着,各种各样的版本在他们这样的议论中更是传得满天飞。

    听着自己的同门师兄弟的这些议论,杜涛脸上的愁容更深了,他不禁是在心里骂着,“究竟是哪个杀千刀的,竟然把这样的事情泄露出来,难道不怕意师姐和昊天师兄找上门来吗?”

    回想起当时南宫意看向他时的那种冰冷的眼神,他禁不住就是打起一个寒颤来。

    更何况,除了南宫意还有华昊天啊,当时华昊天也是在现场的啊。

    没错,身材矮胖的杜涛就是当初那十几个人中的一个,他本来以为没人敢把这样的事情透露出来,哪里想没几天,这样的传言就已经满天飞了。

    他现在也只能是祈祷南宫意和华昊天两人不来找他的麻烦了,否则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本,华昊天身边的人是不想华昊天听到这样的不切实际的传言的,不过,华昊天最终还是听到了这样的风言风语。

    一听到这样的流言,早已经回到紫阳宗的华昊天立即是暴怒起来,本来,自己亲哥哥的事情已经是够他烦躁的了,现在竟然还出了这档事,你让他如何不怒。

    南宫意啊,那可是他内定的女人,现在却是传言已经被人强吻了,他怎么还能淡定下来。

    回想起这些天南宫意的种种异常,他更是觉得这样的传言未必就只是谣言,更何况,无风不起浪。

    愤怒至极的他甚至是直接抓住身边一人的领子怒声道,“文赋,这几天你都是待在宗门中的,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不是事实?”

    这文赋没想到华昊天竟然是愤怒到这个地步,当下赶紧是尴尬地道,“昊天,这件事只是传言而已,你不要当真。”

    华昊然的事情还没过去,文赋等人自然不想华昊天又被这样的事情触动,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件事太捕风捉影了。

    “无风不起浪,更何况最近意师妹表现得如此不正常,你告诉我这只是捕风捉影?”华昊天怒道,如果眼前不是文赋是别人,恐怕他已经一拳过去了。

    “如果真要说有那么一点端倪,那恐怕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碰到意师妹的那次了,但那些人不是都一口咬定没有什么事发生么?”文赋苦笑道。

    “那些人是这么说,但谁敢保证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那天的事情华昊天记忆犹新,所以文赋一提及他就是想了起来。

    当然,如果没有这强吻事件他根本不会再去回想。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找那天的人问个清楚。”见华昊天这么执着,旁边的另外一人道。

    “就去找那个矮胖子杜涛吧,德武峰的人。”文赋开口道。

    杜涛由于身材样貌独特,在那么多人当中是最容易被记住的,再加上他平时比较忠厚老实,所以自然是被文赋等人第一个想到。

    “那就去找他!”华昊天说道,这么说着的他眼中闪现出一丝杀气。

    废了他哥哥手脚的人现在正被关在地牢里,他根本就不能找他出气,所以自然是把心思放在这另一件事。

    如果让我找到你是谁,那我一定要你知道我华昊天的厉害!华昊天在心中如此想着。

    这已经不是抢他女人的问题了,而是相当于在紫阳宗所有人的面前扇了他华昊天一个重重的耳光,如果他不做出回应,那不就是被宗门里的这些同门嗤笑?

    说走就走,一确定之后,华昊天等人立即是杀气腾腾地前往德武峰。

    此时的杜涛刚刚是愁眉苦脸地听着旁边的人在吹嘘着这次强吻事件,没想到外面却冷不丁地响起了让他一颗心猛然就开始颤抖起来的声音。

    “杜涛在不在,快出来,紫阳峰华昊天师兄来找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